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趣用品

情趣娃娃发展史:不仅用来泄欲,也能帮助治病

清代退休老干部的随笔里,居然有充气娃娃的记载。嘉庆道光年间的省级老干部梁章钜,他的笔记《浪迹丛谈》的“天主教”一条是这么说的:“又能制物为裸妇人,肌肤、骸骨、耳目、齿舍、阴窍无一不具,初折叠如衣物,以气吹之,则柔软温暖如美人,可拥以交接如人道,其巧而丧心如此。”
梁大人,你一个19世纪的胡建人,是上哪知道这种21世纪高配质量的充气娃娃的?!|
细究这本充斥着小道消息的书,袁老师认为,“充气娃娃”的谣传,很可能来自日本人对西洋海员的负面记载。

情趣娃娃

18世纪以来,西欧从事远洋贸易的男性们,一年有大半是在海船上度过,接触不到女人。
为了纾解苦闷,水手们动手自制拟人布偶来替代女性。
这种布偶在法语、西班牙语有几乎相同的对应名词,法语中是dame de voyage,西班牙语中是dama de viaje,都可以被译作“航海者的夫人”。
而从事海外贸易的日本人见到这些欧洲水手的解压布偶时,估计是三观崩溃的:“鬼畜白人”居然可以邪恶堕落成这样!
文化冲击之大,以至于当时的日语用最先接触到的白人—荷兰人为代表,给这种古代情趣娃娃生造了一个名词ダッチワイフ,意为“荷兰人之妻”。
清朝官老爷们所知“其巧而丧心如此”的情趣娃娃,应该就是来源于日本人的此类偏见印象。
情趣娃娃真正达到充气便携与高拟人度,得等到1970年代,美国厂商才有足够达标的产品。

现代情趣娃娃始祖

日本人见到的初代情趣娃娃其实非常简陋。海船水手们用破旧衣衫扎出的粗糙布人,拟真度和田间吓鸟的稻草人差不多。
而且当时的情趣娃娃仅仅在远洋海员中私下使用,18、19世纪的全球风气普遍拘谨,一般人还是没法接受“用来泄欲的人偶”。
直到20世纪初,奥地利印象派画家奥斯卡·柯克西卡,按真人模特订制人偶,还把人偶当成老婆对待,算是现代情趣娃娃的创始鼻祖。
当时,柯克西卡在维也纳是个不大不小的文化明星,连奥匈帝国王储费迪南大公——对,就是那个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衰鬼——都曾对他放过狠话:“这伤风败俗的画匠,应该每根骨头都被敲断!”
柯克西卡的光环虽然很老派西欧高大上,但做情趣娃娃的缘故却跟当代日本宅男很像。

情趣娃娃

1912年起,柯克西卡与著名作曲家马勒的遗孀阿尔玛·马勒相恋,结果感情受挫。
柯克西卡要与阿尔玛明确关系,阿尔玛却和其他人同时谈情说爱;柯克西卡要与阿尔玛奉子成婚,阿尔玛却坚持打胎;柯克西卡去当兵,退役后发现阿尔玛嫁人了。
刨去故事主角们的名人身份,这就是一个“渣女大姐姐甩掉初涉世男孩纸”的故事。
当代日本宅男遇到这种残酷打击,八成是娶动漫抱枕或者充气娃娃当老婆。
20世纪初的柯克西卡买不着这些商品,但可以找同行订制前女友的人偶做老婆。
1918年,柯克西卡聘请模型制造者,制作以阿尔玛为模特的等比例娃娃。

情趣娃娃

柯克西卡要求厂家将“头颈的大小、胸肋的尺寸、躯干的占比”尽可能完美复刻,还得有“最完美的肌肤触感”,娃娃得以“最精细的消毒马鬃”做内衬,胸臀以“最柔软的细棉絮”打底。
可想而知,按这种设计要求生产出的实际成品,肯定会让顾客大失所望。
柯克西卡收货之后,给制造者发信大骂:“我要的是细滑柔软的肌肤触觉,你拿床单加鸟羽整出的这是什么玩意!你知道我要精心打扮娃娃,给她穿巴黎时装。你的成品连套上只袜子都费劲!”
尽管如此,柯克西卡仍然拿这个人偶娃娃当老婆。
他与“阿尔玛”娃娃出双入对,一起坐马车逛街、一起去戏院包厢看戏、一起去餐厅吃饭。
对柯克西卡而言,这个娃娃比真老婆还好,安静,听话,绝不会吵架。
当然,艺术家的激情总有消歇时。
柯克西卡最后说“我对她已经没有感觉了”,他办场大聚会,请所有朋友来家里听曲喝酒,在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黎明,将盛装的“阿尔玛”娃娃泼上一脑袋红酒,砍头之后出殡发丧……
这家伙真是活该娶不到有钱大姐姐。

美国厂商拯救宅男

柯克西卡的创意,让模型和玩具制造商们发现了自家产品的另一种销路。
但真正将情趣娃娃开发成大众产品,让充气娃娃住进单身男青年的卧室,还是得靠1970年代的美国厂商。
1960年代,日本厂家已经做出了充气娃娃的雏形。这些娃娃的顾客也是远洋航行中的孤身男人——南极科考航行与南极科研站的科学家们。
但当时日本娃娃的质量实在令人皱眉,容易漏气不说,还没有必须的孔腔,丝毫不顾用户体验。
但1972年,充气娃娃产业迎来真正的革新。
美国当时两大成人用品厂商世家之一的马洛斯家族接班人法龙·马洛斯,从他老爹的公司独立出去,另起炉灶创业,专做之前在美国市场乏人问津的充气娃娃。
法龙从日本进口初级产品,在日本充气娃娃上加工出孔腔,然后卖两倍的价。
法龙·马洛斯认为日本上游厂商的供货不靠谱,自己在产品研发和质量检测上投入很大注意力。
创业小老板缺钱,所以法龙就叫朋友来免费测试产品:那位朋友每晚先去夜店买醉,但不能把妹,然后憋着一腔苦闷到存货的公寓楼里,测试充气娃娃的耐用度。
久走河边要湿鞋,终于有一次,义务产品测试员把样品玩爆了。
酒醉且不得泄欲的怒汉痛捶漏气的娃娃,还把这残次品直接扔出窗外,楼下马路上的司机以为有人跳楼,避之不及。
1974年,法龙·马洛斯推出美国国产的第二代自带孔腔充气娃娃。1976年,马洛斯家族的直接竞争对手马歇家族的公司改组后,也开始大力推广竞品。
当代人最熟悉的充气娃娃,从纽约与洛杉矶的成人用品店铺开,被推广到了全世界。
从加州车库中走出的硅胶娃娃
大众商品得不断精益求精,涉及脐下三寸的尤其如此。
充气娃娃虽说便携易用,但低拟人度总是一大缺陷,要用户自行性幻想才能顺利完成一发。
1994年,这个需求终于得到满足了。
在上世纪末的美国车库创业大潮中,不仅诞生了谷歌与亚马逊这些现代巨无霸企业,也诞生了高端硅胶情趣娃娃的初创者与持续至今的业界龙头——马特·麦克穆伦的“真实娃娃”公司。
1994年,大学生麦克穆伦玩乐队、玩雕塑、打零工,过着泯然众人的日子。
他的兼职,是给好莱坞做道具面具。
结合他的雕塑爱好,他三不五时在车库做些精工女性假人摆在网上卖。
结果不止一个顾客提议:“这么好的手艺,不做情趣娃娃白瞎了。”
麦克穆伦从善如流:“不是我要做成人用品,是顾客们选我做成人用品,我就勉为其难搞一票吧。”
1996年,麦克穆伦成立“深渊制造”公司,生产出全世界第一个完全符合人体解剖学构造的情趣娃娃“真实娃娃”,以硅胶为肌肤,以PVC管为骨骼,内部机构全铰链式构造。
情趣娃娃终于像一个人而不是气球了。
1997年,“深渊制造”公司开始大规模贩售“真实娃娃”,当时一个的售价就是3500美元。
现在,“真实娃娃”的产品售价都是5000美元起步。
1999年,“真实娃娃”上了HBO电视台,此后又先后上过20多个电视台的节目。
2003年,“深渊制造”公司开发“换脸系统”,用户可以自行给娃娃匹配不同的面容。
马特·麦克穆伦没有错过近年的AI风潮,2016年他与AI科技开发公司Realbotix合作,聘请机器人工程师,组建性爱机器人的研发团队。
2017年推出性爱机器人“和谐号”,具备脸部识别功能的版本售价为1万美元,低配版本售价为5千美元。
和机器人附送的还有操作系统软件,用户可以在“和谐号”的18种性格中选择,“害羞”、“温柔”、“易怒”、“嫉妒”都有。麦克穆伦在发布时演示了“嫉妒”的性格,激活后机器人立马要求使用者:“把脸书上那个小婊砸的照片拿掉!”

娃娃是用来治病的

从破布偶到机械姬,情趣娃娃在两百年间越来越像个真人,但离真人越近,人与器具的区隔就越清晰。
马特·麦克穆伦不止一次说过:“情趣玩具永远无法取代真正的女性,这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”,“我的产品是用来帮助孤独、难以和他人建立关系的人,协助他们增进对女性的互动,不是用来取代两性互动的”。
“情趣娃娃界的乔布斯”都说自己的产品是帮人治病的,不鼓励顾客把娃娃当配偶,宅男真该听劝。
再说拿情趣娃娃当女友当老婆,实在眼界太狭。美国国防部就找“深渊制造”公司下单买过非情趣版的“真实娃娃”,用来训练军人的战地应急治疗。

  • 关注微信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