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趣用品

情趣娃娃“妓院”发展简史

莫斯科的商家则借着2018年世界杯的热潮,不仅推出了号称俄罗斯第一家的娃娃妓院,还推出了国家队球服的“贴心”制服服务。
不过,尽管开设地点不同,这些另类“妓院”的消费群体却很相似。据多地的妓院老板称,消费者绝大多数都是男性,以30-50岁左右居多,有时候也会有情侣或夫妻。

情趣娃娃“妓院”发展简史

而且,每家妓院的生意都很火爆。
情趣娃娃“妓院”无疑是新时代的新事物,也因此引发了无数的争议。
支持者们认为,这类娃娃妓院是一种创新,不仅可以满足多数人的性需求,也可以降低非法人口走私、性病传染风险和未成年性交易等。
一位妓院老板发现,她的很多顾客都有社交障碍,因为无法与真人正常交往,所以才会来娃娃“妓院”解决生理问题。
有一些客人则有着很危险的性幻想,她很庆幸他们选择用伤害娃娃的方式来满足自己。
还有一些客人,则不只把娃娃当作性玩具,还会对她们产生情感依恋,每次来都找同一个娃娃,在娃娃坏掉时后会感到悲伤。
一位在娃娃工厂工作近20年的制作者也表示,真人娃娃并不只是泄欲工具,除了生理上的满足外,TA还有陪伴功能,能够为孑然一身的孤独客提供最大的精神支持。
但反对者们却认为,这其实就是把许多国家禁止的妓院重新带回到人们的生活中。
而且,男性使用者可能会更物化女性,只求生理欲望满足,忽略与对方的正常互动。
(全球色情业地图:红色和蓝色部分均禁止妓院)
英国德蒙特福特大学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伦理与文化领域教授凯瑟琳·理查森就是强烈反对这类替代真人行为的代表,她表示:
“我们已经通过色情片、卖淫和儿童性剥削创造了一个充满施虐狂的世界,现在还要给那些施虐狂们性玩偶,让他们可以培养其人性的机会变得更少。”
她还指出,很多情趣娃娃看起来很像儿童,对娃娃施暴具有对人施暴的象征含义,不仅违反伦理,还可能造成很大隐患。
法国女权主义团队等机构也对这种服务的崛起充满担忧,认为这可能会引发更多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。
据妓院老板的介绍,每个娃娃的使用寿命确实很短,有一家店开业一年多以来,已经用掉了10个娃娃。
此外,人们也担心这类“妓院”也可能对稳定的伴侣关系造成威胁。
一项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调查显示,虽然多数受访者认为,单身未婚人士去娃娃妓院买春好过真人招妓,但对已婚人士去娃娃妓院“买春”的道德问题(是否算出轨),都很存疑。
情趣娃娃“妓院”发展简史
由于争议不断,各地娃娃“妓院”的命运也大不相同。
西班牙、德国、爱尔兰等地的娃娃妓院都在正常营业,而且赚得盆满钵满,西班牙首家店的老板甚至声称要扩张规模。
但是,与西班牙毗邻的法国,一家名为Xdolls的娃娃妓院却遭到了民众的反对和起诉;意大利一家也因为卫生问题被查。
(法国人民抗议娃娃妓院)
与欧洲相比,北美的娃娃妓院命运要更坎坷一些。
加拿大首家娃娃妓院在开业前一周被叫停,美国首家也在当地卫道人士、保守居民及宗教团体的阻挠下告吹。
相对保守的亚洲,日本虽然以娃娃的使用闻名,但没有特别出名的娃娃妓院。香港曾有过一家体验店,也被叫停。
目前,关于娃娃妓院的争论还在持续,会不会壮大,会不会以后加入智能机器人,都仍然众说纷纭、莫衷一是。
不过,有意思的是,无论是开设在哪里的娃娃“妓院”,他们的娃娃几乎都产自中国。
莫斯科的商家则借着2018年世界杯的热潮,不仅推出了号称俄罗斯第一家的娃娃妓院,还推出了国家队球服的“贴心”制服服务。
不过,尽管开设地点不同,这些另类“妓院”的消费群体却很相似。据多地的妓院老板称,消费者绝大多数都是男性,以30-50岁左右居多,有时候也会有情侣或夫妻。
而且,每家妓院的生意都很火爆。
情趣娃娃“妓院”无疑是新时代的新事物,也因此引发了无数的争议。
支持者们认为,这类娃娃妓院是一种创新,不仅可以满足多数人的性需求,也可以降低非法人口走私、性病传染风险和未成年性交易等。
一位妓院老板发现,她的很多顾客都有社交障碍,因为无法与真人正常交往,所以才会来娃娃“妓院”解决生理问题。
有一些客人则有着很危险的性幻想,她很庆幸他们选择用伤害娃娃的方式来满足自己。
还有一些客人,则不只把娃娃当作性玩具,还会对她们产生情感依恋,每次来都找同一个娃娃,在娃娃坏掉时后会感到悲伤。
一位在娃娃工厂工作近20年的制作者也表示,真人娃娃并不只是泄欲工具,除了生理上的满足外,TA还有陪伴功能,能够为孑然一身的孤独客提供最大的精神支持。
但反对者们却认为,这其实就是把许多国家禁止的妓院重新带回到人们的生活中。
而且,男性使用者可能会更物化女性,只求生理欲望满足,忽略与对方的正常互动。
英国德蒙特福特大学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伦理与文化领域教授凯瑟琳·理查森就是强烈反对这类替代真人行为的代表,她表示:
“我们已经通过色情片、卖淫和儿童性剥削创造了一个充满施虐狂的世界,现在还要给那些施虐狂们性玩偶,让他们可以培养其人性的机会变得更少。”
她还指出,很多情趣娃娃看起来很像儿童,对娃娃施暴具有对人施暴的象征含义,不仅违反伦理,还可能造成很大隐患。
法国女权主义团队等机构也对这种服务的崛起充满担忧,认为这可能会引发更多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。
据妓院老板的介绍,每个娃娃的使用寿命确实很短,有一家店开业一年多以来,已经用掉了10个娃娃。
此外,人们也担心这类“妓院”也可能对稳定的伴侣关系造成威胁。
一项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调查显示,虽然多数受访者认为,单身未婚人士去娃娃妓院买春好过真人招妓,但对已婚人士去娃娃妓院“买春”的道德问题(是否算出轨),都很存疑。
由于争议不断,各地娃娃“妓院”的命运也大不相同。
西班牙、德国、爱尔兰等地的娃娃妓院都在正常营业,而且赚得盆满钵满,西班牙首家店的老板甚至声称要扩张规模。
但是,与西班牙毗邻的法国,一家名为Xdolls的娃娃妓院却遭到了民众的反对和起诉;意大利一家也因为卫生问题被查。
与欧洲相比,北美的娃娃妓院命运要更坎坷一些。
加拿大首家娃娃妓院在开业前一周被叫停,美国首家也在当地卫道人士、保守居民及宗教团体的阻挠下告吹。

情趣娃娃“妓院”发展简史

相对保守的亚洲,日本虽然以娃娃的使用闻名,但没有特别出名的娃娃妓院。香港曾有过一家体验店,也被叫停。
目前,关于娃娃妓院的争论还在持续,会不会壮大,会不会以后加入智能机器人,都仍然众说纷纭、莫衷一是。
不过,有意思的是,无论是开设在哪里的娃娃“妓院”,他们的娃娃几乎都产自中国。

  • 关注微信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